牽手散步:找尋愛的韻律



輕熟女跟還不太熟的男士們出來約會,到底在找尋什麼樣的感受呢?

不是美食與華麗的餐聽,那些輕熟女自己都有能力去享用;

不是電影多好看,因為一起面對螢幕,其實兩人無交流;

不是旅程多有趣,那些景點這些年來也去了好多次了。

那麼,到底在找什麼感受?

我喜歡兩人一起散步時,感受彼此之間的能量流動。

第三次約會時,Ch在河濱牽起我的手,風雖然一直吹,但有人陪著一起走,心還是暖暖的。他貼心的問,要不要先上個廁所,不然待會兒可能要走一陣子才有。


我喜歡他的貼心。


然後我們一起走,只有河與草的河濱公園,運動的人們打著球、或慢跑越過;

我感受Ch走路時,右腳較重的拍子;他走的比我稍微再快一些,我有些來不及;

他慢下來,把腳步調在我稍後半拍,我們再試著找最舒服的節奏......

LR也選擇了河濱。他在過馬路時,順勢牽起我的手。沿著河堤,他主動讓十指交扣,我感受到他很想照顧一個女人的包覆能量,聽他說著逗我開心的話,走著走著,內在的距離慢慢拉近了,心也慢慢朝向他。


「要買些水果回去嗎?」臨別前他拉著我去一旁的水果攤,要我自己選。細膩的照顧是他寵女人的方式。

RH則帶我去走長長的碧潭。稍微木納的他,沒有牽起我的手,只是體貼的幫我把所有隨身物品,都放在他的背包裡。手空空的好輕鬆!我們沿著看不見盡頭的河畔,一直走到腳痠才回頭。路上他跟我分享他的孩子、他的工作、他之前感情的狀況。我們兩人試著從支字片語裡,拼湊比對人生的價值觀。一步又一步的走著,似乎產生了一種穩定的安心感,讓兩人的心防漸漸放下,讓深一點的話語有機會流露給對方聽。


MS邀我去陽明山的竹子湖。下車之後,我們徒步走往花田,在彎彎曲曲的溝渠旁,他牽起我的手,帶著我看渠裡的水草;久未大雨的陽明山,讓水草都過長了,水面上小圓葉浮動著,被午后的陽光照成銀白色點點發亮。


「這比去日本還美!」MS輕聲的嘆著。他沒談過去、沒談未來,就只是安住在眼前的相處。.


「站在那兒,我幫妳拍幾張照片!」捧著海芋,這不是我第一次來這裡,但每個男人品味此時此刻的方式、讓喜悅從平凡之中油然而生的能力,都不太相同。


我喜歡羅洛.梅在 <愛與意志>一書,寫的一段話:


人們總是以為追求性高潮性技巧才是愛......但我們......將會發現,在那些畢生難忘的性經驗中,佔有絶對重要性的,竟是純然的親密關係——從相見起,兩人逐漸親近,帶著不知將被未來引至何方的興奮,彼此訴說自己心裡的話,然後彼此將自己的心交到對方手中。不正是這份親暱,讓我們在企求得到生命中最溫暖的慰藉時,一再地喚回這烙印在記憶深處最美好的情事嗎?

相較於幾乎是唾手可得的約砲,更難得的其實是羅洛.梅所謂的「伴隨著溫柔而來的心理層面和心靈層面的裸露」。生命裡層層疊疊的傷口與不堪、失敗與背叛,放逐與頭也不回,需要兩個人的心靠得多近,才敢跟對方吐露?就算一個女人用美艷的身體來引誘,也無法讓男人對她敞開心防。那是他最脆弱的、最不想啟齒的回憶,卻又渴望有個女人能用她的溫柔去接納他、聆聽他。


究竟女人要如何作,才能讓男人感受到超越肉體的親密感?

女人要怎麼說話,才能讓男人願意走進更深層的關係?

針對這樣的互動心法,我將製作線上課程與妳分享。預計將在九月推出。

在等待的時刻,歡迎妳先參考我的初/進階自學課程。那是所有心法基礎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