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與不同男士約會:他們是女人最好的老師——以四位男士為例 (下)




前情提要 :

小雨跟N.J.年齡差了十歲。年輕的小雨雖然沒有N.J.的穩重與老成,但他卻願意在第三次約會之後,害羞地發訊息問我:「下次我可以牽妳的手嗎?」

「可以喔!」我簡單的回訊。


 

我心想,對輕熟女來說,牽手其實算不上什麼認證,婚戒才是。牽個手沒什麼大不了的,況且最近我有時走路會小小頭暈,有人牽著也比較安心。


正當我小看牽手的價值,N.J. 的表現就突顯了它的價值。在跟N.J.約了這麼多次、這麼多小時之後,N.J.卻完全沒有想要牽起我的手,就只是讓我孤拎拎地跟他,在捷運裡走上走下,如朋友似的。


我約會時,不是來交閨蜜或知己朋友的,是來找有潛力能成為伴侶的對象!因此,當他用千百個問題評估我之後,卻仍然跟我保持友善且客觀的距離,我便開始覺得怪怪的。


是我太心急嗎?還是我要求太多?我喜歡的是浪漫的約會,不是永無止境的人身評估啊……


正當我掙扎於要怎麼跟N.J.表達我的感受與想望時,Dan出現在我的約會名單裡了。第一次約會,我就好奇的問Dan:


「你覺得要遇到喜歡的人,是不是要花一段時間互相評估了解,才能確認?」


「不見得。我之前的女友,當我們第一次見面後,我就能感受到兩人的流動是在同一個頻率上。」Dan用了靈性的詞彙來形容那種連結感。


「當我見了她時,哇!她簡直是phemonenal;那是一種氣場;不用言語,你就能感受到她的能量。」Dan甚至用了 “phemonenal”這個非常震撼的詞,來形容第一次見到前女友的感受。


「兩人的互動,就像是在跳雙人舞,瞬間就能感受到彼此是否合拍; 它像是藝術、而我臣服在兩人的流動裡。」Dan把感情講的好像河流那樣,要願意勇敢跳進去河裡,讓水流進心裡,才能算得上開始。


反觀N.J.,似乎我們兩人只是枯坐在舞池的外面,對著雙人舞蹈的這門學問高談闊論,卻不曾真正伸出手邀請我,走進舞池裡。兩相對比之下,我發現我想要找的男人特質,除了本身要有談感情的能力,「意願」也很重要。這兩個字不是書裡看看就會的,而是要在與不同男人互動的過程中,真實的感受男人在「我還蠻喜歡妳的」跟「猶豫是否要正式開始」之間的細微差別。


雖然Dan後來落出了我的約會名單,但他說的那些話,讓我更了解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在見了Dan的隔天,Joe也來到我的名單裡。Joe捨棄了原本高薪穩定的工作,來到台灣從零開始。問他為什麼敢這麼作?他說:穩定安逸的生活,讓我不快樂。


"Life is not what you can control or predict.” 那天第一次約會,當Joe提到生命的不可控時,還跟我分享一個小故事:他最好的朋友的孩子,在一次過馬路時,就這麼突然車禍往生了。當你認為一切都作好了防範的措施時,死亡還是有它的辦法,隨時降臨。我們能作的,就是享受過程。並不是說目標不重要,生命還是需要我們擬訂計畫往前行,只是人生要有彈性作出調整,隨時為 「未知」作出決定。他說:


“The destination is the journey itself.” 旅程本身,即是目的地。

我喜歡Joe對於人生的看法。我也想起N.J.花了那麼多時間詢問我的價值觀,卻未曾真的打開心房,帶我一起去試著創造兩人真實的回憶。即便他確認了我的健康報告沒有紅字,也有可能會遇到其它的不可測。當愛成了一種精算,難保是否承諾之後,也會因為淨值不再而隨時喊停。


正當我努力思索這一道道難解的愛的習題時,Frank則以王者之姿進入了我的約會名單。


等等,之前不是才說N.J.也是王者之姿嗎?怎麼又來一個王者?

正所謂一王還有一王強。當N.J.需要靠各式的問題來推測我的個性,Frank則僅靠著欣賞我的攝影作品,就能看出我的內在特質與潛力。當N.J.談的價值觀僅圍繞在個人層面的選擇時,Frank談的則是家與國與文化層次的價值觀,並且親力親為作出成品,展現他強韌且細緻的執行的能力。不過目前只與他約過第一次會,之後的走向還需要觀察及感受。


希望我以上的親身體驗,能讓妳對於「持續跟不同的男人約會」不再恐懼。每一位男士,都會帶來珍貴的訊息,只要用心傾聽、不帶偏見的欣賞對方,一定能從他們交錯的身影之中,慢慢勾勒出妳自己專屬愛的輪廓。


關於如何利用交友軟體,讓妳能在跟各式男人約會的過程中,打造妳的戀愛直覺力?

歡迎妳參考我的線上課程,我會為妳說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