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渣男的錯?考驗妳對界線的溫柔堅持(上)



輕熟女在與不同男士見面、約會的過程,總是會遇到一些挑戰界線的男子。但界線,不是妳劃出來就好。它還需要妳花力氣一直去堅持,因為對方會用各種可能的方式,不斷測試妳能再退多少。

退幾步妳才會喊停?

喊停的時候,才叫作妳真的底線。


從妳的界線,到妳的底線之間,的確還有一個灰色可談判的地帶。

但這兩條線之間的拉扯,不是跟他談判,而是跟妳自己談。


一旦妳開啟灰色地帶的模式、等於是開啟一個內在的實驗沙盒。在沙盒裡,需要設定實驗的次數與天數。在實驗期間,妳反而更不能放鬆、反而需要打開更多的覺知,妳才能從過程中,找到這條界線對妳而言的真正價值。


讓我跟妳說一個小故事。



與Vic的相遇


曾經有一次,我遇到了Vic。 我們約好了週四晚上在咖啡廳見面,一個小時,看看彼此是否有可能。


見面前幾天的文字交流,我習慣只簡單回覆;太複雜的話題,我會語帶保留,因為我想把真實的第一印象,留到親眼看到他的那一刻才開始交織。


不過,Vic的文字,跟其它男人不太一樣。


他不只是單純的問候,還能從我給的隻字片語、蛛絲馬跡的攝影作品,看出作品背後我藏的深意,並以此推論我可能的個性。

這種被深刻理解的感動,真的令人驚豔。因此我打破了自己立下的規則,忍不住在見面前,用文字又多互動了幾回。儘管我刻意保持簡單的回覆,但他仍舊會以三倍量的文字熱情,焦切地想了解更多面向的我。


與其這樣子激動地隔著小螢幕彼此猜測,倒不如快點出來見個面。


「要不要提早一天見個面?」我問。

他同意了。



第一次見面


依約見了面。我們不約而同點了不含咖啡因的飲料。聊天的時候,我發現兩人的互動,不如文字交流那般深刻。


「抱歉,今天我好像太多話了。」回家之後,他傳來訊息。


第一次約會,不論男女,大概都會有些緊張。男人緊張的時候,總免不了會多說一些關於自己的事,讓空氣不致於僵住。

因此我通常不會在第一次就定生死。盡量多給一些機會,用三次到六次的見面,也許才能看出彼此在初期是否適合。


但他昨天在談話間,說了一個重要的資訊:目前他與妻子在不同的城市分居好一陣子了,還在談離婚條件。


通常若不是恢復成單身的狀態,我都不太想約第二次。我寧願他先處理完上一段的關係,再往下一段前進。


但究竟是他一段段傳來的文字,內容的頻率與我太合拍了。因此我對他產生了好奇,界線也開始鬆動了。週三見面後,原本週四的空檔,他還會來約嗎?


我保持被動,等他的反應。如果他主動提起,我就會答應。


果不其然,在週三見面之後,他又陸續傳來一段又一段的文字,關於藝術、關於他的分居狀態、關於他對我的感覺,以及他想再見到我。


「明天我們本來有約的。妳會想再見到我嗎?」他問。


我同意去碧潭走走,像一般朋友那樣。





晚上,我們沿著河邊散步,一邊開始交換人生的點滴。碧潭的湖光映著滿月,淡藍色的夜空襯著安靜的一切。他指著遠方的景色要我留意欣賞,而我也好喜歡兩人能分享大自然的感覺。


順著潭水走到盡頭,眼看就快沒有路了。他不放棄地再往前試探。我們發現了一條浮動在水面上的新路徑。


「要不要再往下走?」我站在稍會晃動的浮板上問他。


Vic的臉上似乎被這晃動有些嚇到。但考慮了三秒後,他決定一起再往前行。

踩過長長的浮板路,就是草比人長的水泥小徑。跟著疏落的人們一起散步在其中,夏夜晚風徐徐。


他說,婚姻早已名存實亡。還不能簽字是因為條件一直談不攏,他不知道這個過程會拖多久。但短時間肯定是無法解決的。


他說,妻子總是為小事而情緒化,流理台的碗盤沒洗、或地上有了髒污,總是會引發她的歇斯底里。


他說,不論他再怎麼努力,妻子還是不開心。


這段關係,他已無力也無解。


他說,再也不想因為一時的情迷,而墜入關係裡。


我說,兩個人適否適合,的確需要一段時間探索。價值觀、生活習慣、人生觀等等,再再都是需要檢視。


他說,檢核其實沒有終點。例如妳把兩個人的價值觀條列出來,會發現:就算一項一項檢核,根本也無法確認兩人是否適合;因為一個人對每一件事,都會有不同的反應與決定,而每一個當下的決定,就是那個人的價值選擇。但當下,是無窮無盡的……


我同意。價值觀、生活習慣、人生觀說來抽象,的確無法在短時間內用你問我答的方式,看出個所以然。就算把這些個人價值觀轉換成資料庫,讓交友軟體以電腦運算的方式處理,也仍舊無法直接比對出適合的對象。也因此,兩個人之間究竟適不適合,需要把「時間」這個元素加入,讓彼此的靈魂,慢慢在一次又一次真實的情境下,透出光,給對方看明白。


「妳讓我有些看不清。通常我很容易看透一個人,從他/她的走路姿態、回應的方式、表情跟舉動,我都能看出些什麼。但妳,我不太懂。」坐在岸邊的平台上,他對我說。


讓人猜不透?我聽了倒有些開心。有許多面向的我,通常會看對方的反應,慢慢一點一點展現。


「你倒讓我有一種堅毅的感受,從你的眼神,我看到堅持。」這是我初步的猜測。在沒有真的相處過之前,一切也僅只是猜測。


我們一直聊到晚上十一點多,他才送我回家。


回家前,他問我隔天與週六的行程。




 

渣男?考驗妳對界線的溫柔堅持(下)

文章子類
成為女人的探戈電子書_edited_edited.jpg
更多文章
電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