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到的男人,我該等多久?



關於遲到的應對,女人練習的對象,可以不只是親密關係裡的男人。


上個月炎熱的夏天,盯著客廳用了十年的窗型冷氣,我突然想把它升級成分離式的。找了一家冷氣行,老闆依約前來場勘。大概看了看室內外機安裝的位置,確定適合的坪數,在離去前他瞥見我客廳的黑膠唱盤及真空管機,雖是入門款,卻是我每日必需。


老闆便開始與我聊起他年輕時如何痴迷於這些能讓音樂活起來的發燒機器、如何把賺到的錢都投了進去。興之所至我便開了機器,邀他聆聽幾首大提琴;他也拿出手機搜尋著當年曾朗朗上口的樂手姓名。雖然我們愛聽的種類很不同。


那天其實是下班約九點之後了,我人有些累,沒有太多精力切換到招待客人的模式。交流了一陣子之後,我便讓停下來的唱盤自個兒休息,空氣只剩下兩人對話的聲音。


老闆大概懂這暗示,時間十點半也不早了,他便起身告辭。


但我事後心想:雖然那天好累無法多聊,但這真是有緣!有了這一層共通的興趣與話題,我當時便完全不想再找其它店家比價,真心想給這位老闆作生意。當收到報價單沒隔沒多久,我就發訊請老闆能再抽空來看一下另一台舊機移到樓下的細節,他回訊說:是否能約週間晚上九點。


我回想起那天九點我其實好累,況且如果晚上又要再一次聽音樂,感覺有點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