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乖巧越委屈?【真實】才是女人吸引力的關鍵


photo: lutin




十多年以前在談離婚的那陣子,我就開始參加多場跟親密關係或與身心靈成長相關的工作坊。我到現在還記得,曾經有一位諮商師,問現場來參加的女人們,下面二個問題:


1)妳是在什麼時候,才發現跟你的男人,彼此不適合?

2)如果每次心裡有不舒服,卻都不跟男人說,那要怎麼知道,兩個人到底適不適合?


當年我去參加工作坊候,其實心裡已經決心要離婚了,但那時還卡在對方不願意簽字。諮商師問的問題其實令我非常震驚。我完全不知道,我的感情為何會變成這種結局,當年我是多麼想要按著社會的期待,有一個丈夫,有一個孩子,有一個家庭。為什麼走了六年,會是這樣的結局?


以前在跟親密關係的男人相處時,我每一次心裡就算有不舒服,除非是很嚴重的事,不然我通常都會秉持傳統婦女的「溫良恭儉讓」的精神,盡量靠自己引以為傲的好脾氣、體貼與善解人意,把自己內心的不舒服,盡量不說出口,想辦法自己化解。


我不想在兩個人的關係裡,主動製造麻煩; 那時的我,只想表現出最好的那一面,我以為這就是為愛付出。


可是用這樣的方式,關係卻還是走到了盡頭。離過婚的女人們都知道,在收尾時,那種想要離卻不能或不想離婚的掙扎階段,其實是最痛苦的過程。

之後我又陸續談了幾段感情,我當然還是以同樣的方式,用這種「只呈現自己最好的那面」的方式,跟親密關係的男人互動。結果當然是一次次的傷心作收場。


十多年過去了,終於有一天,我遇到了Rori老師,她教我「展現女人真實的自己」,才是真正吸引對方的的關鍵。「真實」這兩個字,指的是女人內在真實的情緒感受,包含正面,以及負面的,我們女人都要有能力表達出來。

例如:

正面的情緒


  • 有你幫我倒垃圾,我感到好輕鬆!

  • 有你在一旁陪我,我覺得好安心。

  • 能坐你的車去現場,這樣感覺好方便。


負面情緒


  • 這麼臨時才約,我覺得有點不方便。

  • 一直聽這些前女友/前妻的故事,我有點不舒服。

  • 突然被取消約會,我覺得有點生氣。

  • 一個人在這裡等待,我覺得有些焦慮。


剛才舉的關於負面情緒的句子,以前的我,其實跟本說不出口。以前的我會覺得,如果說這些話,是不是在抱怨?說這些負面的,男人會不會就慢慢不喜歡我?我會不會被他認為很難搞,然後就要跟我分手?


分手是我最害怕的。我不想走到分手的那一步,所以我是不是應該努力表現得體貼又隨和,千萬不要讓他覺得我很麻煩?


結果我因為只敢講正面的情緒句子,或者要忍耐很多次,忍很久才爆出像炸彈般負面的句子,結果反而讓我在感情裡有點情緒化;也會懷疑自己,為什麼男朋友或丈夫出現在我身旁,我怎麼就會變了一個人?有時還會覺得自己有點分裂,不知道怎樣才能舒服的作自己,又不用擔心男人會對我反感。


結果感情越談越委屈求全。


在繼續之前,讓我們先把場景拉到阿根廷探戈舞會的現場。幾乎在世界的每個大城市裡,都能找到當地特有的阿根廷探戈舞會。在台北、首爾,京都、上海,北京、倫敦、紐約、斯德歌爾摩、阿姆斯特丹、里斯本、伊斯坦堡等等,都一定有這樣的社交舞會。


在舞會裡,男人與女人可以一起共舞四首歌,約莫12分鐘的長度。通常女人會把12分鐘完整地跟男人跳完,但是如果遇到跳起來很不舒服的、不禮貌的,或技巧落差太大的,那麼女人會在一半就跟對方說聲謝謝,接著就踩著高跟鞋,走回自己的座位。


為什麼女人可以這麼作?難道不怕被男生討厭嗎?其實這是舞會保護女人的方式之一。阿根廷探戈其實是一種身體很靠近的舞蹈,如果兩個人合不起來,硬要女舞者忍耐著跳完,她會很痛苦。因此男舞者為了照顧女人的感受,通常會想辦法,時時刻刻用身體去感受女人肢體傳回來的訊息:也許是男人帶的太大步,或動作帶太快,讓女人跟不上;有能力的男人,會為女舞者客製化,調整適合她的舞步,讓她跳起來舒服又快樂。


阿根廷探戈因為是舞蹈,不能用語言說出每時每刻的感受,因此男人要主動去偵測女人的肢體反應。但是讓我們把場景再拉回到親密關係,當回到日常生活的時候,我們不是在跳舞,所以要學習用語言來表達出女人內在的感受,正面與負面的感受都要學習表達出來。如果不講出來,男人不會心電感應,他不會知道的。我們要講出來,男人才有機會,主動為我們調整他的作法,接著因為他的調整,我們女人又能再次感到開心跟愉快,然後男人才會有成就感。


作為女人,同時能表達時時刻刻內在的「正面」與「負面」的感受,會讓我們變得很真實及立體。這樣的情緒感受力,是男人比較不擅長的;男人需要從女人身上感受到這些「情緒」;因為這些情緒,對他們來說是一種很神祕的吸引力。


女人在講出自己「正面」與「負面」的感受時,除了講給男人聽,其實最重要的聽眾,是我們自己。我用這個方法練習下來,發現親密關係的男人,也許隨著時間會分手,但這些分分秒秒的感受,我自己才是那個最需要聽見的人。


這些感受的句子,要我說出口,真的不容易,可是當我每一次勇敢說出來,會在說出來的那一刻,突然發現:原來我在這種情況下,會有不舒服的情緒。我後來也才發現以前的我,真的太習慣把不舒服的感受,全都忽視或者壓下去。


回到一開始,那位諮商師問的兩個問題:

1)妳是在什麼時候,才發現跟你的男人,彼此不適合?

2)如果每次心裡有不舒服,卻都不跟男人說,那要怎麼知道,兩個人到底適不適合?


我們女人正是在這些「表達自己不舒服」的時刻,剛好也是檢視兩個人是否真的適合在一起。我們沒有強逼男人要為我們改變,因為他如果作不到,我們不會逼他。但是我們也需要如實的跟他說出:這樣子的情況下,我其實真的很不舒服。這是真實的我,在你面前,我的內在感受就是如此。


這些小小的檢核時刻,累積起來,就會是未來評估兩個人是否適合在一起的指標,我們在找的,是那種不勉強彼此,就能舒服的在一起的合適度。


不過,當女人在表達負面情緒的時候,也需要一些技巧。絕對不能使用潑婦罵街,或指著男人鼻子大罵的方式。在表達的時候,有些重要的原則需要女人在事前多多練習,才不會造成反效果。例如:不要讓男人有「被指責」的感受。關於這點,我會在之後為大家說明細節。


聽完我的故事,現在的妳,心裡有什麼感受呢?


最後,我邀請妳寫下短短的情緒句子,正面的寫一句,負面的也寫一句,作為今天的小練習。句子盡量短短的就好,開頭可以是:看完今天的故事,我覺得(形容詞)。寫完之後,再試著念出來給自己聽。多多練習,從身邊的小事開始表達出來,慢慢就會越來越順口。


如果妳對女人在感情裡的應對之道有興趣,歡迎妳參考我的課程。

【女人心法初階】:https://www.lutin.info/class

【免費索取】:情緒日誌學習單



 

幕後花絮:

這集音頻節目中間的探戈短插曲,弦律是來自在探戈舞會裡很常播放的曲子 -- Arrabal (1937)。更多關於這首曲子背後的小故事,請參考這篇文章:從點點頭到扭屁股:黃金年代的先驅者